種子教師研究分享:「The effect of Book-Tax Conformity on Information Environment: From the Analysts' Perspectives」
發佈日期:2022-03-22 
瀏覽數:174
 2022-03-22 更新
臺大管理學院於2021年12月09日舉辦「種子教師研究計畫-成果分享會」,本次很榮幸邀請到會計系的劉心才老師擔任主講人,分享與林世銘老師、許文馨老師合作研究的「The effect of Book-Tax Conformity on Information Environment: From the Analysts’ Perspectives」,此研究探討從分析師的角度來看,財稅一致性(Book-Tax Conformity)對信息環境的影響。
首先,劉心才老師探討了這篇文章的動機和研究背景,首先,在美國財稅差異越來越引起諸多關注和討論,而且美國的政府政策也在關注這個議題,比如,2005年,布什總統呼籲希望有更多研究來更好地了解財稅一致性程度的影響;2012 年,歐巴馬總統的稅改革框架是“縮小向股東報告的賬面收入與向IRS報告的應稅收入之間的差距;2017年,川普總統簽署的減稅和就業法案, 縮小了稅前賬面收入與應稅收入(taxable incomes)之間的差距。此外,歐盟考慮將共同合併企業稅基(CCCTB,2011)與IFRS聯繫起來。
其次,劉心才老師講述了針對財稅一致有兩派觀點,文獻贊成的一派觀點認為:通過要求高的財稅一致,公司將面臨向投資者報告高收益和向稅務機關報告低收入之間的權衡,然後減少參與盈餘管理和避稅的動機。並且,降低合規成本、審計費用並減少財務報表重編機率。文獻反對的觀點認為:更高財稅一致性不允許公司在不產生遞延財務收入成本的情況下避稅,導致信息損失,盈餘品質降低, 較低的盈餘持續性,以及較低的當前收益和未來1年現金流(Atwood et al. 2010)。而且,在財稅高度一致的系統中,公司層級的財稅差異很小的時候,投資者不太能查驗出盈餘管理問題。
論文提出了三個假說,Atwood et al(2010)認為增加的財稅一致性使管理人員在傳達有關公司績效的私人信息時的報告靈活性降低,因此導致報告的收益信息較少(Halen et al, 2008)。而且,分析師依賴會計資訊來做盈利預測,Weber (2009) 還認為,隨著獲取公司相關信息的成本增加,分析師將信息納入預測的成本亦增加。因此,在提高財稅一致的制度下,分析師收集流程並處理公司的相關信息的成本更高,會降低分析師的預測準確度。劉老師的本文的第一個假說是:分析師預測的準確性與財稅一致度呈負相關。此外,分析師的預測離散度(analyst forecast dispersion)可以看作是事前不確定性的衡量標準(Imhoff and Lobo,1992)。如果要求的財稅一致性增加,報告靈活性就會受到限制,有關公司的財務信息量也會較少。第二個假說是分析師預測的離散度與財稅一致程正相關。最后,本文把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和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ESG) 納入模型考量,Cui et al (2018)也認為較少的CSR concerns 和較多的 CSR strengths 可以較少信息不對稱和預測的離散度。所以,劉老師文章的第三個假說為: ESG表現比較好的公司會減輕財稅一致性和分析師預測準確性兩者負相關的程度。根據Atwood et al.(2010,2012)的文章,作者來計算出book-tax conformity,美國的財稅一致性程度的數值為0.07,對比歐洲的國家,比如芬蘭是0.87,德國0.49希臘為0.81,可以發現,美國的財稅差異相對於其他地區來講財稅差異大很多。
總的來講,本文使用 34 個國家和地區的詳實數據,本文發現財稅一致程度與分析師預測準確性之間存在顯著負相關,支持第一個假說;而財稅一致程度和分析師預測分散之間顯著正相關,支持第二個假說,表明由於增加了財稅一致的程度時,分析師預測活動受會計信息損失的影響;此外,從分析師角度來看,儘管國家層面的財稅一致性可能會對公司的信息環境產生不利影響。但是,環境、社會和企業治理(ESG) 表現比較好的公司,會減輕關聯程度,提高信息的環境,支持第三個假說,發現ESG在此關係當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也讓我們在從分析師的角度關注信息環境的時候,更加關注企業社會責任。
最後感謝劉心才老師帶來這場精彩的演講,以及管院教授們在會中對此議題的熱烈討論和想法的交流,相信通過分享會能讓大家更了解財稅一致性對信息環境的影響,更加關注企業社會責任,也希望在不同專業背景的交流下,能有助於管院教授們開拓更多的研究方向。


 

資料來源: 台大管院院行政辦公室
撰文者: 會計學系暨研究所博士生 龔芳